陕西省地理信息产业协会

地信圈

会员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会员新闻
对话李国鹏:现场总指挥的时艰与迎击
发布于:2020/12/30 9:14:36 点击量:

5月24日,2020珠峰高程测量登山队从海拔6500米的珠峰前进营地出发,向珠峰顶峰发起第三次冲击。

5月26日晚,也就是冲顶的前夜,海拔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下起了大雪,驻守在大本营的李国鹏神色凝重,他不敢想象此时已抵达海拔8300米营地的冲顶突击队的情况。

“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要完成我们就要抓住最后一次机会,可这最后一次机会比前两次还难,气象条件更差!我们当时有一种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感受!没有别的选择了!”李国鹏说。

两次冲顶失败后,队员们不仅体力消耗大,思想上的包袱也很重。作为现场总指挥的李国鹏同样扛着巨大的压力,但他必须调节好情绪,组织好团队,抓住最后一次窗口期向上攀登,向峰顶迎击。

步履维艰
唯一能够仰仗的,恐怕只有信念


记者:
当时有没有想过,万一第三次冲顶依然不成功怎么办?


李国鹏: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我也不会去想失败,不去想如果成功不了怎么办,更不会想到自己的得和失——这个任务一定要完成!就是那种感觉。当时就想着完成任务是第一位,自己的身体,以及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


记者:
前面两次冲顶失败后,队员们和您自己的状态如何?


李国鹏:当时大家心里都没底。从天气预报上看,5月22日到6月5日都没有好天气,都是大雪、大风、中雪等,坏天气一直在持续。所有人待在帐篷里都不想说话。我们和登山队几位领导坐在一块都没说话,都不知道说什么,都知道压力非常大,也不互相安慰,安慰也没用。其实心里就想着,今年到底能不能完成任务,当时他们问我有没有预案,我的答复是没有预案,这个任务太特殊了,登顶不成功,任务就没完成,说其他都没用。


记者:
组织工作上有没有做一些调整?


李国鹏:在第三次冲顶前,我们还是再次做了周密的分析和充分的准备。首先,一定要抓住最后的机会,我们决定成立冲顶突击队,选拔具有丰富登顶经验的测量登山队员冲顶,由原计划的12名冲顶队员缩减至8名;第二,组织气象专家在大本营现场实时对峰顶气象进行预报,把天气预报从原来的间隔8小时预报改为每3小时一预报,山顶风速、降雪等气象变化预报更加精准;第三,要求所有冲顶队员在冲顶过程中一定要服从指挥、顾全大局、团结协作,关键时刻,团结很重要,每名队员都代表了集体,荣誉属于大家。

在那种情况下,其实所有人心里都很清楚,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而且这次冲顶也比较麻烦。冲顶突击队24日出发的时候,大本营自25日起,一直到27日上午持续三天都是大到暴雪,气象条件极为不好。


记者:
作为现场总指挥,面对这样的压力,怎么办?


李国鹏:当时我的压力确实很大,比如说,就是你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海拔5000多米的高原,着急得走起路来都是小跑,跑了十几米才想起来这是高原,一定要缓慢行动,心里才感到后怕。

两次冲顶失败后,我们都吃不下饭,每次吃一点点,菜根本没有人吃,都没有胃口。每天天还没亮我就着急起来看天气,打开帐篷一看,外面黑乎乎的,刮着大风,心里就感到绝望。

那段时间我十多天没有刮胡子,胡子长了才发现,原来我的胡子一半是白的,头发也有一半是白的。

作为现场总指挥,大家都看着你,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大家都在看着,队员们都在等着你的决策。有人说是不是要撤了?有人说是不是失败了?我们不参与讨论,我对队员的要求就是服从指挥,坚守岗位,别人说啥我们不参与讨论,我们只是做好积极准备,再等一次机会,最后机会到底咋样,我们指挥部来把握。

所以现在回过头来想想,登顶成功后有记者问我,当时有想过失败吗?我其实是非常难受的。


记者:
您如何点评这批队员?


李国鹏:早期我们选人的时候还是有一点担心,因为毕竟距离上一次珠峰高程测量15年过去了,老一批队员年龄大了,很多已经退休了,年轻队员能不能跟得上,能不能把这个任务完成,还是未知数。

珠峰高程测量涉及的工种很多,选队员的时候,首先要满足各个测绘工种的需要,还要考虑到队员的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

当时队员们自愿报名,非常踊跃,我跟队员们聊他们对珠峰高程测量的看法,聊遇到困难怎么办,因为只有从思想上认识到珠峰高程测量任务的艰巨性和使命的光荣感,只有自己愿意去做,才能做好,才能对这个事情有正确的看待,才能有坚定的意志和积极的主动性。

这次我们选拔的队员业务能力强,野外工作经历丰富,政治素质也很过硬。

在这次整个珠峰高程测量任务中,我们70多名队员即使在最艰难的时刻,也全部坚持到最后,没有一个人因为身体或者心理原因提前离开“战场”。

所以通过这个任务,我真正感觉对(国测)一大队来说,一是完成了国家的重大任务,二是检验了在新时代下,新的一批队员在面对艰巨任务的时候是否能够扛下来。事实证明,他们是完全没有问题的!这就是我们在重大任务中,锻

炼队伍、检验队伍、践行初心和使命的最好证明!

国之使命
不但需要实力,还有心智和胸怀

珠穆朗玛峰是地球上第一高峰,被称为“世界第三极”。60年前,中国登山队首次登顶珠峰,也是人类历史上首次从北坡登顶成功,电影《攀登者》对此有详细的讲述。1975年,我国首次精确测量珠峰,不仅宣示了主权,也彰显了国家科技事业的进步。

国测一大队始建于1954年,曾获得国务院通令嘉奖,授予“功绩卓著,无私奉献的英雄测绘大队”荣誉称号,是我国测绘队伍的标杆和旗帜。在我国7测珠峰(其中3次精确测定珠峰高程)的国家任务中,均有国测一大队的身影,并担当主力。



记者:
珠峰高程测量与其他测绘项目相比,有哪些不同?


李国鹏:珠峰位于中国与尼泊尔的边境线上,北部在中国西藏境内,南部在尼泊尔境内,我国是珠峰的主权国家之一,我们有责任、有义务也有能力测绘出珠峰的高度并对外发布。珠峰高程测量有很重要的政治意义,不同时期,采用不同方式测量珠峰,都是国家发展、民族振兴和科技进步的体现。

每一次测量珠峰,其实都代表了这个时期国家科技的水平,体现了国家测绘技术的不断进步,同时也彰显了这一时期我国测绘科技的最高水平。另外,不管历史上哪个时期,以什么方式测量珠峰,都反映了人类对自然的求知和探索精神。

珠峰高程测量是一项综合型测绘工程,它的要求非常高。

它的核心是测峰顶的高度,但是它又是一项测绘技术的综合应用,新中国成立以来我们就多次测量了珠峰,这一次测量珠峰,可以说是在新时代下我们完成的一项政治任务,同时也是我们在新时代科技发展水准的体现,展现了我国目前测绘技术的最高水平。

珠峰高程测量具有特殊性。一是,它使用的技术非常复杂,要采用几乎所有的大地测量技术,包括卫星定位、三角测量、精密水准测量、重力测量、天文测量、外围导线测量等,一系列大地测量技术和大地水准面精化技术,都应用在珠峰测量中;二是,测量珠峰对设备各项性能要求高。测量珠峰的设备要好,要能在低温、低压、低氧、大风雪等恶劣的环境下较长时间工作,不仅如此,它还要轻,要易于携带,便于安装。三是,对测量队员身体素质、心理素质要求相当高;四是,测量珠峰还有一个最特殊的点,要受登山窗口期的制约。珠峰地区气候多变、地形复杂,尤其对于珠峰高程测量这样的重大任务,不但要登顶,还需要在峰顶进行测量工作,受窗口期制约,难度极大。按照在珠峰地区以往登山经验,每年只有在5月份,会出现登山的窗口期。即使在这个时候,也只有两、三次适宜登山的机会,并且每次只有连续两三天左右的好天气。可以说,适宜登山的窗口期非常短暂,机会稍纵即逝。因此珠峰高程测量任务相对其他任务不同,受登顶窗口期影响最大,不可控因素较多,这也是珠峰高程测量最为特殊的地方。

记者:
如此高要求又充满不确定性的情况下,您出任现场总指挥,接受任务的时候有过思想斗争吗?


李国鹏:其实接到珠峰高程测量这个任务的时候压力非常大,这个任务很光荣,但是责任更重大。

历史上我们精确测量了两次珠峰高程,到了我们这一代人,能否把这项任务完成好?再者现在科技变化、环境变化,参加了前几次珠峰测量现在还能上的队员越来越少,新的队员到底能不能适应,主要是在身体条件上和心理上能不能适应?

另外就是今年的窗口期到底好不好?天气帮不帮忙?这些都是我们要考虑的。

2005年测量珠峰的时候,我没有参与,当时心里还是感到有些遗憾。作为测绘工作者,能参与珠峰高程测量任务是一项非常光荣的事。没有想到,时隔15年,我和队员们一起参与到2020珠峰高程测量和科考中来,感到很是振奋,同时也有很大的压力。


记者:
三次精确测定珠峰高程,从技术上来说,有什么变化?


李国鹏:我国是在1975年、2005年、2020年三次精确测定珠峰高程,其实每次测量珠峰都有变化,无论是技术上还是装备上。

1975年测量珠峰时,我们主要还是采用传统的大地测量方法,也就是水准测量、导线测量、三角交会的方法;对雪深的测量相对来说也比较简单。当时的重力测量测到了海拔7000米以上。

2005年测量珠峰时,我们在传统的方法上结合了现代测量技术,采用了卫星定位、雪深雷达探测等新技术,同时把重力测量推进到7790米。

 

2020年测量珠峰,刚才也说了,我们采用了几乎所有的大地测量技术,也是将传统的方法和现代方法结合,同时把重力测量测到了峰顶。除了测量上应用了很多新的技术,我们在数据处理方法上也更加多元,综合起来更加科学。


记者:
从装备的使用上,又有哪些变化呢?


李国鹏:1975年我们主要使用T2、T3经纬仪和光学水准仪;2005年我们采用的是卫星定位接收机、雪深探测仪、重力仪等,但是大多都是国外的设备,包括测距仪。

今年我们要求峰顶设备全部国产化。卫星接收机采用国产设备,雪深雷达是国产设备,重力仪也是国产设备。我们的长距离测距仪原来只能测12千米,达不到要求,我们和相关研究机构进行改进,测距达到了20千米左右。

记者:
峰顶设备全部国产化,能否做到确保数据精准、可靠?


李国鹏:从实际应用来看,我们在峰顶的北斗卫星接收、雪深测量、重力测量等,都没有问题,甚至北斗系统接收的卫星信号比GPS接收的信号还多。

专家组对这次珠峰的测量数据进行了严格评审,精度非常好,完全满足要求。从这一结果来看,我们三次精确测定珠峰,证明了我们国家在测绘技术上的提升,在装备制造业上的进步——我们走在了前列。

测绘精神
本质上就是爱国精神

测绘精神十六字: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


老一代测绘工作者,忠诚事业,艰苦奋斗;第二代测绘人以苦为乐,甘于奉献;新一代测绘队员,开拓进取,勇攀高峰,不仅继承了老一代的优良作风和传统,也把热爱祖国、爱岗敬业、认真负责、开拓奋进这种精神传承下来了。

“测绘精神,本质上就是爱国精神。”


记者:
如何理解您说的,“测绘精神,本质上就是爱国精神”?


李国鹏:我们国家在社会主义建设的各个时期都涌现出很多精神,这些精神都有相同的基本内涵,比如说坚定信念、实事求是、团结奉献、艰苦奋斗、奋发图强……这些都是具有爱国主义精神的体现。

测绘精神经过几代人不断传承、发展,它实际上就是一种爱国精神。过去我们是为国家奉献的革命精神,现在我们是为实现伟大中国梦的攀登精神,都是爱国的表现。

在这次珠峰高程测量中,我们一些队员出现了高原反应,但是大家没有退缩;还有一名队员的父亲去世了,他非常悲痛,但是因为任务在肩,他还是坚守在了岗位上;还有几名队员,他们在海拔6000多米交会点坚守了11天10晚,就靠融化积雪这一点点水坚持下来……


记者:
现在珠峰高程公布了,您的心情如何?


李国鹏:肯定是非常激动,也算是我们这次整个珠峰高程测量的一个圆满结束。

第一,从数据处理计算的结果来看,数据质量非常好,成果精度非常好,非常科学,非常精准。

第二,我们亲历了珠峰高程测量,在艰苦的环境中待了两个月,最后终于由我们这一代人圆满地完成了国家重大任务,作为参与者,非常自豪。在珠峰测量过程中,每一名队员都是攀登者,表现了攀登精神,时代需要攀登,更需要这种攀登精神。

第三,我觉得参加这次珠峰高程测量,对我们人生阅历、测绘工作来说是一次非常难忘的经历,可能再过多少年后依然历历在目,都值得回忆。珠峰没有周期性测量的要求,作为测绘人来说,一辈子能参加一次,是非常荣幸的。


记者:
您如何评价队员们在这次任务中的表现?


李国鹏:2020珠峰高程测量过程非常曲折,但结果较为圆满。在攀登最艰难的时刻,我们大家始终保持信心,这种信心来源于国测一大队和中国登山队两支优秀的队伍,在完成国家交给的任务时的顽强拼搏精神,来源于一批为国勇于奉献的队员,来源于各方面的大力支持和协助。

在这个重大任务中充分展现了团结和协作精神,修路组、运输组、交会组、外围测量组以及后勤保障人员等,他们都是后方默默奉献的英雄,每个人都是这次任务完成的必不可少的勇士。

这次任务,同时也是“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测绘精神和“不畏艰险,顽强拼搏,团结协作,勇攀高峰”的中国登山精神的完美结合,有了这种精神,我们就有信心和决心克服任何困难和艰难险阻,最终必能完成国家交给的重大任务。